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订单却无车卖福厦进口现代车经销商欲退网-【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34:05 阅读: 来源:输送机厂家

车市低迷,在大部分4S店为高库存所困的同时,进口现代的经销商们,面临的却是有订单、没车卖的局面,亏损严重。近日,全国超过7成进口现代经销商抱团,提出退网更换经营品牌,并向车企索要9亿元的赔偿。

记者注意到,维权队伍中,我省福州、厦门两地唯一的进口现代经销商也在其中。一旦退网成功,福厦市民或将无法在本地买到进口现代汽车,已有车主的售后服务,或许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半年41家经销商 只卖了近2000辆

经销商介绍,“进口现代”是韩国现代总部在中国建立的独立销售进口整车渠道,而“北京现代”则是中韩合资企业。

目前,进口现代的中国经销商有41家,今年上半年,总共只卖出了不到2000辆车。记者从进口现代福州4S店一销售人员处了解到,最近半年来,每月单子几乎都是个位数,“咨询的不少,但买的寥寥无几。”

在经销商们看来,造成这种情况,车企要负主要责任。近日,经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协会批准,30家经销商组成“进口现代汽车全国经销商维权委员会”,并推选江苏南通韩现汽车董事长王荣震为会长,分别向现代中国和韩国总部发去维权函。

王荣震介绍,2012年,将进口现代市场销量占比达80%的新胜达车型,转由北京现代生产,后续又无主力车型推出,今年起,进口现代开始不接订单,或不提供符合国五排放标准的车型,导致他们无车可卖,亏损严重。

“多耗一天,就多亏一天”

记者提出采访福州、厦门的进口现代经销商,但王荣震表示,目前,维权委员会正在和车企谈判中,除了他以外,其他会员一律不接受媒体采访。不过,王荣震证实,福州大邦通商、厦门现代通商两家经销商,确实已加入维权委员会。(海都记者 李拯)

昨日,记者致电福州大邦通商市场部卢姓主管,其婉拒采访。王荣震表示,包括福厦两地在内,全国经销商虽规模不一,但均是年年亏损,每年亏四五百万至千万元不等。记者还从福厦经销商销售人员处获悉,目前,店内能提到车的,仅飞思、捷恩斯和格锐三款。

“仅有的这三款车,还屡屡上调车价。”王荣震说,今年以来,捷恩斯涨了3万,飞思涨了1万元。而且,去年底,因为没有车,车企曾退了王荣震5个格锐的订单,“无车可卖,4S店开销却一点也没少,多耗一天就是多亏一天。”

对此,进口现代方面表示,“无车可卖”是由多重因素造成的,厂家愿意与经销商交流,车型不足也可以考虑从韩国安排进口,“车企并没有拒绝向经销商提供车辆,由于中国排放标准的提高,导致进口车没能及时供货。”

闽南网7月21日讯 福州仓山区城门镇白云村,17岁的高中生阿玉(化名)在租房内,突然遭到同层租户、40多岁的王某富捅伤,送医抢救无效身亡。

昨日,海都记者多方核实,嫌疑人王某富已落网。事发时,他闯入阿玉屋内试图侵犯,遭到反抗后下毒手。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

事发地点是一栋简陋的3层民房,案发时间在7月14日零时至1时之间。

案发的出租房外景

房东林先生说,阿玉父亲陈先生是老租户,每月350元,在3楼最右侧租两间房,已有3年左右时间。约半年前,王某富一个人在陈先生的斜对门租了一间房。事发时,他突然听到1楼租户一个小男生的大声喊叫,起床查看,便发现阿玉倒在1楼走廊的地板上,“身上很多血,讲话没什么力气”。

报警后,等待120的过程中,林先生一边安慰阿玉,一边和她交流,得知嫌疑人是王某富,行凶过程中,阿玉曾发出求救声,可能是太晚没人听到。随后,阿玉从3楼的出租屋逃到1楼去求救。

当天上午9点多,阿玉在医院抢救无效后身亡。林先生说,阿玉是位“很老实、很有礼貌的女孩子”。

直到昨晚,陈先生的脑袋都是嗡嗡的,不敢相信女儿已经走了,“我在福州的建筑工地上辛苦打工,都是为了让女儿在福州安心读书”。

闽南网7月23日讯 7月16日上午,宁德市寿宁县公安局接到一起报警称,竹管垅乡后洋村一女子被强奸,民警到场后掌握了相关证据,并将嫌疑人控制。

小丽在重症病房仍未脱离危险

女子家属介绍,受害者小丽(化名)今年17岁,当天到茶园采茶,被51岁的村民主任张高强强奸,后不堪施暴者妻子的辱骂,服下“百草枯”农药。

昨日,小丽还在福安闽东医院抢救,尚未脱离生命危险。据了解,张高强和小丽是堂兄妹关系。寿宁县公安局有关人士介绍,嫌疑人张高强涉嫌强奸已被警方刑拘,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被施暴者妻子羞辱 少女喝下百草枯

昨日是小丽在重症监护室的第7天,依旧未脱离生命危险。母亲邱立秀告诉记者,7月16日清晨近6点,她打算和女儿到茶园采茶,因为要安顿小儿子,她便让小丽先上山。6点多,她在途中见女儿哭着跑过来,浑身是汗,衣服裤子全是泥土。小丽一下子扑在地上:“妈妈,我对不起你!”

“她说被张高强夫妇辱骂、欺负。”邱立秀安慰女儿说,会找对方理论,然而女儿却哭喊着:“张高强弄(强奸)了我!”

昨日,邱女士及当天陪小丽做笔录的亲戚,转述了小丽那天的遭遇。

当天清晨,小丽正往茶山上走,遇到来喷农药的张高强,两家茶园紧挨着,两人还同行了一段路。到小丽家茶园附近时,张高强突然一把抱住她,不顾小丽的反抗,强行把她拖到草丛中强暴。

事后,小丽衣衫不整地在地上哭。张高强的妻子金某刚好也来茶园,撞见张高强正在穿裤子,金某便辱骂小丽,骂得很难听。女儿说,张高强老婆扬言要把这丑事告诉全村人,她觉得很羞辱。

羞愤的小丽跑回自家茶园,张高强夫妇则自行离开茶园。小丽一时想不开,将张高强留在茶园的“百草枯”灌下肚,事后却未告知母亲。

“我把她带回家,张高强夫妇就上门了,又是请求又是威胁我们不要报警。”邱立秀说,丈夫张仕利闻讯赶回家,并将此事告诉小丽的姑姑,小丽的姑姑即刻报警,此时已经是当日上午9点多。

­   都说看病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医生看病开药若不先了解病人的过往病史、药物禁忌等,易导致医人不成反而害人的悲剧。龙岩上杭县法院审理认为医生张平(化名)违反诊疗常规,且该过失与患者吴强(化名)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日前判决张平承担此次医疗纠纷20%的责任,即赔偿吴强家人各种损失148309.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

­  2015年1月22日晚,上杭某学校保安吴强在学校门卫值班,当晚呕吐后感觉呼吸困难,便自己步行到张平开的诊所就诊。

­  由于有过哮喘病史,吴强一到诊所就凭借自己的直觉,告诉张平其感觉气喘、呼吸困难,需要开一瓶舒喘灵喷雾剂。当时,张平忙着接诊其他患者,也没多问吴强当晚吃了什么东西、之前有什么不良反应,就大致认定吴强是哮喘发作,立即从药柜取了一支舒喘灵,并帮吴强喷了一下。

­  然而,仅过了十几秒,吴强便慢慢低头、双腿无力,顿时休克晕倒在地。张平吓坏了,立即对吴强做心肺复苏术,并拨打了120。最终,经上杭县医院120医生抢救无效,吴强死亡。

­  2015年8月11日,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对吴强尸检见呼吸道食糜阻塞,由于异物阻塞呼吸道有时会出现气喘样表现。而现场未见呕吐物,吴强因胃内容物返流入气道而就诊的可能性大。张平诊所未对患者吴强实施必要的体格检查,就使用舒喘灵喷雾剂治疗,使异物吸入更深,对死亡的发生有一定的促进、辅助作用,参与度拟为20%-30%。

­  由于张平始终不接受调解,日前,法官根据鉴定意见和调查情况作出判决:张平承担此次医疗纠纷20%的责任,即赔偿吴强家人各种损失148309.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而吴强作为成年人,凭借自身经验要求购买药品,存在一定责任。

­  法官提醒,在医患矛盾相对激烈的当前,医生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规范诊疗,包括在用药前仔细诊察患者病情,再根据体查结果谨慎用药。而患者在就诊时,应保持对医护人员的信任,如实讲述患病、不适等情况,以便医生做出准确诊断。(记者 李大荣 见习记者 邬眉 通讯员 陈立烽 袁友凤)

小程序定制开发

H5定制开发

中企高呈网站地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