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海南林业厅办公楼坠亡男子曾致信官员谈及自杀-【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1:43:39 阅读: 来源:输送机厂家

李海元留下的绝笔信

李海元坠楼现场

人民网海南视窗12月14日电(记者宁远、毛雷)12月13日上午9时许,李海元再次来到位于海口市海府路的海南省林业厅。一天之前,他已经来过这里,递交了有关材料,请求这里的官员解决自己和海南黎母山林业公司之间的橡胶林承包问题。13日上午他到这里来是想问下进展情况,但约半个小时后,他从林业厅办公楼5楼跳下,经抢救无效死亡。

相关新闻:海南1名男子从省林业厅办公楼坠下身亡

没有人知道,李海元从5层楼上跳下时,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44岁的男人对他身处的这个世界一定充满了失望。

一份承包合同引发的纠纷

其实早在12月11日,李海元就已经到了海口,并到了海南省林业厅,但在林业厅大门口,他被来自黎母山林业公司的人劝住了。对方在得知他上访的消息后就等在了这里,他们仍是像以前一样劝他不要上访,回去商量解决问题。他最终“听从”了劝告,没有再坚持要进林业厅。

“他其实已经没法相信这些人了,但是又不好跟他们闹翻脸。”李海元的朋友阿武(化名)告诉记者,从李海元2009年为了承包橡胶林的事情上访以来,每一次他到林业厅上访,黎母山林业公司都会派人来“劝说”他回去好好商量,解决问题,但几年下来不仅问题没有解决,连进林业厅大门都变得困难了:“黎母山林业公司只要知道他来海口上访,就会派人来拦他。”

李海元和黎母山林业公司之间的纠纷起源于一份合同。

来自湖南省宁乡县的李海元是琼中源海林业公司的法人代表。2007年7月,源海林业公司和海南省黎母山林业公司签订了一份《橡胶生产全周期承包管理合同书》(以下简称“承包合同”),承包黎母山林业公司266亩橡胶林地,承包期限为8年。

2009年12月16日,合同履行刚刚两年多时间,李海元却收到了黎母山林业公司发来的《关于协商林地承包合同的通知》,称“黎母山国家森林公园林地流转清查小组对海南省黎母山林业公司对外发包林地情况进行了审查,发现林业公司对外发包林地合同,有的未进行公示,未交职工代表大会讨论,未按有关规定报省局林业主管部门批准。合同签订程序不合法。”要求李海元在接到通知后3天内到黎母山公司“面谈,协商林地承包合同事宜”。

按照李海元写给海南省林业厅的有关书面材料所述,黎母山公司找他“面谈,协商林地承包合同事宜”的主要目的就是解除双方之前签订的承包合同。

2010年4月20日,琼中源海林业公司书面回复黎母山林业公司,同意解除承包合同。同年6月1日,受黎母山公司委托,海南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发函给琼中源海林业公司称,“鉴于贵公司在承包期间经营状况”和源海林业公司的“要求”,决定解除前述承包合同。

一场“精疲力尽”的奔波

按照李海元写给海南省林业厅的有关书面材料所述,在收到律师发来的律师函之后,李海元立即与黎母山林业公司副总经理王某及律师见面,商议解除合同的有关问题。但黎母山林业公司以暂时没有钱赔偿为由,“未妥善处理此事宜”。

李海元的朋友阿武说,此后李海元又多次找到黎母山公司索要赔偿,但均未得到答复。

时间转眼到了2011年,这一年,一个名为“琼中抽水蓄能电站”的项目上马,选址恰好就在李海元所承包的橡胶林地附近,项目的上马,征用了李海元所承包的266亩橡胶林地中的185亩,砍掉了约8500株橡胶树。但李海元在写给海南省林业厅的有关书面材料上说,2011年7月至今,他没有得到征用该片林地及砍伐橡胶树的林木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

阿武告诉记者,2012年春节,由于承包橡胶林地后一直只有投入没有产出,而且没有拿到补偿,李海元的这个年过得异常节俭。

但就在这个春节,李海元承包的橡胶林地剩下的81亩也没有能够保住。按照李海元写给海南省林业厅的有关书面材料所述,2012年春节前后,黎母山林业公司在没有通知他的情况下,将琼中源海林业公司剩下的81亩橡胶林地全面破坏。在阻止无效的情况下,李海元向警方报案。3月2日,海南省森林公安局、黎母山林业公司派人对此进行调查,但之后再无下文。

2012年3月8日,黎母山林业公司以“海南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站”的名义致函琼中源海林业公司称,“我单位正在进行林区林场改革工作,清理对外承包合同……我单位决定从即日起解除与你公司签订的承包管理合同”。针对这份函件,李海元回函称,黎母山林业公司无权终止合同,源海林业公司拒不接受这一决定,同时希望黎母山公司“停止侵权并共同协商解决该纠纷或通过法律途径解除该合同”。

经过李海元多次交涉,黎母山林业公司有关负责人“同意协商解决问题”。但3月18日,黎母山林业公司却在81亩橡胶林地被毁掉后在土地上盖起了房屋,随后又于6月份移植其他林木种植。

李海元由此彻底不再寄希望于黎母山林业公司“解决问题”。2012年9月5日,他给海南省林业厅写了一份申请书,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恳请厅领导予以重视和协调处理”。

一次有“预谋”的自杀

在9月5日之后,李海元又多次到海南省林业厅信访,盼望这里的官员能够帮自己解决问题,但得到的答复仍让他失望。他的希望在一趟趟奔波中日渐微弱。

在12月11日因被黎母山林业公司的人“劝阻”而未能进入海南省林业厅的大门后,李海元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返回琼中,他不想就此放弃。当天晚上,他找到了自己的朋友阿武。“他虽然名义上是个‘老板’,但根本就不像个‘老板’。”阿武说,因为这些年承包橡胶林地没有收入,李海元每次到海口都不舍得住旅馆,而是找朋友借宿,跟朋友在一起聚会,朋友们也都不让他买单,还积极帮他想解决问题的办法。

12月12日午饭后,李海元告诉阿武,他要给海南省林业厅的领导写一封信,在信中,他指责黎母山林业公司的相关负责人“滥用职权”,“非法侵占橡胶林地”,甚至某些人“威胁不给钱就不会协商处理此事”。他说自己“被此事搞得精疲力尽,已丧失了正常的工作、生产和生活的信心,愤怒之余连死的心都有了,想尽快离开这个世界吧!”他盼望林业厅的领导“可怜我一家老小,他们尚无生活来源且家庭负债累累,尽快妥善处理此事”。

在信的末尾,李海元还写下了这样的话:“本人如有不测,恳请帮助联系海南省红十字会。本人愿意捐献器官给需要的病人,捐献遗体给国家的医学机构作科研之用。生前未积大德,死后亦要积小善。”

阿武说,李海元在写信的时候,情绪十分平静:“我以为他只是想用这种方式刺激一下林业厅的领导,尽快解决自己的问题,但现在看来,他那时候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当天下午,为避免再次碰到黎母山林业公司的人,阿武开车和李海元一起进入了林业厅大门,并陪着他到林业厅办公室递交了其手写的信。“当时办公室的人签收了,也答应转给相关领导。但看起来好像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阿武说。

13日约9时许,李海元再次来到了海南省林业厅,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这次他带了一条横幅,内容仍是希望林业厅解决自己的问题。到了林业厅后他给阿武打电话,说自己要打横幅,让阿武来拍照。阿武赶到现场后,看到李海元站在林业厅办公楼五楼的一个窗口,大声和别人争吵,情绪有些激动。见此情形,阿武立即回到车上打电话报警,随后警方也赶到了现场,但并未能将李海元劝下来。10点30分左右,李海元从海南省林业厅5楼的一间办公室跳了下来。

大约20分钟后,警方和120救护人员先后赶到,但已经是回天乏术。

“我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阿武懊悔地说,本来他已经帮李海元联系了人民网海南视窗,约好13日下午去反映情况,希望新闻媒体的介入能够帮助李海元,但谁也没有想到他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失望。

13日下午,人民网海南视窗记者就李海元之死联系采访海南省林业厅,该厅办公室证实李海元是因“土地承包纠纷”在林业厅坠楼自杀,但具体问题要向该厅林场处了解,但林场处的工作人员说,领导都去处理这一问题了,而且也不方便提供电话。

(

薄膜式减压阀

气动排泥阀

防冻呼吸阀

V型调节球阀

相关阅读